今天是
您當前的位置:貴州民建 >> 會員文苑 >> 正文

2020年這個遲來的春天

2020年這個遲來的春天

——寫在防控“新冠病毒”的日子里

時間:2020-2-5 作者:耿文福 來源:本站原創 瀏覽次數:

之一:山路上的白衣天使

 

與你不期而遇,在2020年這個遲來的春天。

你叫新冠病毒,如迷一樣的霧靄,掩藏著生命的經典。

而山野掩藏著的,是一寨寨溪流潺潺的村莊和一個個飄逸在山路上的白衣天使,靜默如罡風中一面面獵獵飄揚的旗幟。

殘葉簌簌,枯枝搖曳,小溪唱著自編的山歌,傾注浩渺柔情。

新冠病毒,如曾經的豺狼虎豹,讓天黑以后的山村,每一扇門每一扇窗都緊緊關閉。

只有山路上一束束微弱的光亮,還在敲擊著山村的寧靜,那是一個個白衣天使正打著手電筒,走村串寨……

山里的人啊,每一個夜晚都被脧黑脧黑的夢充盈著。我走出家門,坐在房前小溪的歌聲里,坐在風的翅膀上,用一種萬般虔誠的方式,祈禱生命永恒。

 

之二:詛咒毒魔早點離去

 

歲月沒有手,甚至沒有絲毫的力氣。

我們看不見歲月如何行走,因為歲月是看不見的。

新冠病毒這個妖魔也一樣,沒哪個能看見它行走。

山坡上的草枯了又綠了,廊檐下的春燕飛走了卻遲遲不見飛回。歲月,正無聲地滑過;新冠病毒這個妖魔,卻搶先春燕飛來。

……新冠病毒防控宣傳車開進村來的一聲聲喇叭,村醫走上十里八里到單家獨戶的一次次體溫測量,甚至是她們自己在家用爐灶干蒸消毒了再用、消毒了再用,也要節省分發給鄉親們的一個個普通外科口罩,都期盼著2020你這個遲來的春天。

一寸光陰,

一個生命。

當有一天,生命蔥蘢地從這個遲來的春天的夢境中惺忪醒來,依然不忘詛咒:新冠病毒,你這個妖魔為什么不早點離去?

       

之三:孤夜走來的靈魂

       

乍暖還寒,山村的晨曦總有一種聲音,在迷蒙中若隱若現。它,就是沖鋒在防控第一線的基層干部,為你我的生命健康,從夜間中走來。

夢醒時分,手指間尚存的一絲余溫,如一股暖流從我的心尖淌過,把昨晚基層干部們走村串戶摸底排查的夢囈,重復在窗外2020這個遲來的春天里。

這是個黑色的記憶,閃爍在山村這段緊緊關閉著的日子。走出心之桎梏,我們將感受到死亡的威脅不再在心靈深處蜇伏。

毒魔從何處攫取土壤?

哪里是它幻化的溫床?

清晨醒來,看著一個個依然奔忙在山間小路上的基層干部的身影,讓所有從孤夜走來的靈魂,一點也一不覺得寒冷。

       

之四:老老實實待在家里

 

不要亂走亂動,老老實實待在家里,就是對新冠病毒防控工作的最大支持 !

我的母親在山村,我的家就還在山村,回山村過年是在城市工作的我和妻子以及已經上大學了的兒子——我們一家“不忘初心、不負故里”的思想歸宿。

可是在山村“過年”,除了與酒對視,就是與歌對視。山里人的舉杯落杯之間,往往是一種豪情溢出和文化傳承。

與酒對視,揮灑時光如注。飲不盡,斟不滿,時不時將醉喚來,碰撞如弦的春天、遲來的春天。

碰撞春天,就是碰撞莊稼漢一首首粗狂的山歌,余韻悠長……舉杯落杯之間,平添幾多滋味。

很簡單很明了的,是生命;

很復雜很玄幻的,也是生命。

津津入醉的人,有千百種可能紛至沓來,不為酒所惑,卻一個個尋醉躍入杯中。

回眸脧巡, 醉,是一種選擇。

詛咒毒魔,醉,是一種態度。

       

之五:懷念城里那扇窗口

 

離開還不到十天,記起來仿佛已經是一扇關閉了很多年的窗口。

窗外,是北京路以及北京路兩側一棵棵依然殘留著星星點點枯葉的法國梧桐樹。

走過陽光的坦途,卻穿不過季節的禁錮,是因為時空沒有固定的柵欄,任由歲月重復光滑的歌唱,如初 !

雨水充足的日子,我有一封寫給季節的未了的情書,依然漂泊在窗口里面。

那根沒有燃完的煙蒂,那杯沒有喝了的紅茶,還有辦公桌上的那些個殘章斷句,不知此刻,又是飄零到了哪個街頭?

在這樣的夜晚,在這個靜默的山村,遙望城市,我忽然想到,生命屬于你我,就要閃耀成一朵朵忠實的焊花,虔誠地把自己的漫漫長夜照亮,不再為無邊的夢幻浪費表情。

 

 

(作者系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貴州省政協委員、民建貴州省委理論委副主任)

專題

棒球之爱 快播韩国a片 广西彩票快乐双彩开奖 沈阳按摩体验 龙江麻将怎么玩 番号网盘 方正科技股票 合肥站街女哪里多 冢本友希作品番号 3d*开奖结果 痉挛系列AV 今天湖北30选5开 哈尔滨按摩店 广东十一选五* 腾讯麻将来了辅助 Playboy黄金 有板深雪作品个人资料